全螢幕顯示後可利用滑鼠滾輪(手機用戶請利用手勢)來調整圖片大小


藝術家:當代新星 張善學 檢視所有作品
作品:competition 平面
作品規格:油彩、畫布 162x97cm (2008)

關於狗的群像,我使用了無空間、無狀態,可視為一種對現時一語不發的等待,所謂無空間的等待,也許是反對為賦新詞強說愁、硬拗成為議題的當代年輕一輩作法。

我們的姿態總選擇了旁觀、或是主觀的預設,也許世界和我們所失望的、所假想的會是如此逼近,太多人也說過關於放空不放空的當代藝術,筆觸是不是不能是放空?油彩該生成什麼樣、又得是被強說成某種意識,如果沒有真正的放空存在,是不是又得被說成很玄的潛意識?

也許在油彩收放處不再是模仿毛皮的質感,和平塗發呆的大面色塊交界,那不就是一種憤世嫉俗?既拉扯又是如此的小心,不見得有多麼高傲的姿態,狗也不見得會只是一種隱喻。

放空不見得會被遺忘,也逃離了懼怕逃亡遺忘,不知所云也許反能順理成為不具威脅的裝飾品。最後,美感考量的配色讓一般的打屁喇賽對話增添了些士大夫修養。
    
這也許不能算是當代下的速寫,如果沒有這樣的當代,哪來這種速寫,老一輩說我們失語又弱智,然而他們不過只是長工,還是替咱們打傘開車門吧,終究我們還是會活在等待裡,這是生活、這是種絕對的無趣、無聊。

回上一頁